苗栗縣政府教育局 發行   

訪客人數

| 首頁(本月) | 教育局消息 | 活動訊息 | 心得分享 | 杏壇芬芳 | 校園巡禮 | 校園花絮 | 專家看教育 |

94年度(001-012期)
95年度(013-024期)
96年度(025-036期)
97年度(037-048期)
【第061期】2010/01
【第062期】2010/02
【第063期】2010/03
【第064期】2010/04
【第065期】2010/05
【第066期】2010/06
【第067期】2010/07
【第068期】2010/08
【第069期】2010/09
【第070期】2010/10
【第071期】2010/11
【第072期】2010/12
【第073期】2011/01
【第074期】2011/02
【第075期】2011/03
【第076期】2011/04
【第078期】2011/06
 

輸入欲查詢文章之關鍵字

     註:

    教育電子報內容

    若學校提供之檔案

    與電子報規格不同

    皆會轉成PDF檔於

    附件提供下載觀看

 (請自行下載免費

     Adobe reader

 

以自我效能的觀點分析苗栗學子進入明星高中後學習不適應行為之探討 _ 作者 : 苗栗國中教務主任胡國偉  _  2008/3/28 下午 02:23:58
  爲了在教學上取得預想的結果,單是指導學生的腦力活動是不夠的, 還必須在他身上樹立起掌握知識的志向, 即創造學習的誘因。
                                     -前蘇聯心理學家贊科夫

  在筆者過去許多的學習經驗中,發現國中的學習階段可說是人生的分歧點,在這個階段能夠考取明星學校的學生,往往在未來人生的旅程中,會比留在苗栗學校的學生取得較多的優勢,但這並不是唯一的邏輯,每年在高一升高二的暑假,常會有相當比例考取明星學校的學生,由於學習適應不良,而被迫回來唸苗栗縣內的高中,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筆者在這篇文章中,想以自我效能的概念,來分析探討這個議題。

  自我效能理論是源自於社會認知理論(Social Cognitive Theory),社會認知理論根據行為(Behavior)、個人因素(Person)和環境因素(Environment)間的交叉互動來解釋人類的行為,也就是說人類是受行為、個人認知及其他影響知覺和行動的個人內在因素與外在環境等三者交互影響。

  自我效能理論最早是由美國著名的社會心理學家Albert Bandura所提出的,他在一篇名為「自我效能:行為改變統合性理論」(Self-efficacy:Toward a Unifying Theory of Behavioral Change)論文,提出了自我效能的概念,Bandura(1977)對於自我效能做了一個定義:「個體對於自己去完成某一特定活動的能力的判斷。」也就是「個體對於自己在處理某種情境所需之行動中,能夠表現多好的評價(Bandura,1982)」,此外,Bandura(1991)更進一步闡述:「人對於自己本身效能的信念會影響他們所做的抱負(Aspirations)、他們的選擇、投入多少心力在一特定任務上,以及面對困難及挫折時能夠堅持多久。」

  國外學者Godding和Glasgow(1985)認為所謂自我效能是個人對自己在特定情況下,對特定行為的一種能力知覺,可作為解釋行為程度的預測變項,而此變項會因認知、環境及行為等變數之差異,而有不同的表現及效果。Roth(1985)則界定自我效能是個體為達成預期結果,在執行學習活動的過程中,對其自身能力的知覺。Schunk(1989)則認為自我效能是個體的一種信念,即個體有自信能夠做到期望中的表現水準之一種看法。

  國內學者對於自我效能也提出了許多的看法,孫志麟(1991)界定自我效能是個體對自己能力事實上的信念,也是對自己面對特定狀況時,完成某種工作的一種能力知覺。張春興(1991)則認為所謂自我效能指的是個人對自己從事某種工作所具有的能力,以及對該工作可能做到的程度的一種主觀評價。陳玉玲(1995)則定義自我效能為在指定的情境中,個人能夠成功的表現行為之方向的信念,也就是個人表現特定作業的能力的信念。梁茂森(1998)認為自我效能是個人執行並達成其設定的工作目標的能力之信念,此種信念決定個人如何思考、感受及行為。

  綜合以上國內外學者對於自我效能的觀點及看法,自我效能是個體在特定的情境下,對自己能夠完成任務的一種自我期待,這種期待是個體對於未來的預期結果,也就是個體認為自己能夠成功的一種信念,這種信念對於個體的行為有重大的影響。

  根據國內學者孫志麟(1991)的敘述,自我效能對於個體的動機與行為的影響甚大,其影響的層面包括:
1.行為情境的選擇(choice of behavioral setting ):個體會參與他們認為有足夠能力與信心處理的活動,而逃避缺乏能力與信心的工作。

2.行為的持久性(behavioral persistence)與努力的程度(effort):自我效能高者,愈願意且持續地參與活動,自我效能低者,則無法持續下去。

3.思想型態(thought patterns)與情緒的激起(emotional arousal):自我效能高者,在面對困難時,常常能夠沉著以對,相信自身能力比事情的困難度還強,反之,低自我效能者,常相信事情的困難比實際還高,因而產生更大的壓力。
  
  基於以上的理由,可以了解自我效能在學生的學習過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主導了學生面對困難的態度及學習的動機,進而影響學生的各種學習行為

  Bandura(1977)認為自我效能主要是建立在四種不同的訊息來源,分別為1.成就表現的結果(performance accomplishment)、2.替代性的經驗(vicarious experience)、3.語言的說服(verbal persuasion)、4.情緒的激發(emotional arousal),分別說明如下:

1.成就表現的結果(performance accomplishment)
  Bandura認為成就表現的結果是產生自我效能的最可靠來源,因為它是根據個體熟悉的經驗而來的。個體成功的經驗可以提高其的自我效能的預期,而失敗的經驗則會減弱這種預期。個體會因為多次的成功經驗,而建立起優越、穩固之自我效能後,而且不會因為幾次的失敗經驗便降低個人的自我效能預期,當建立穩固的效能後,偶而的失敗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反而會因偶而失敗的打擊,有了努力克服的決心與毅力,增強了內在動機。

2.替代性的經驗(vicarious experience)
  個體並不會只依賴自身的經驗,來做為自我效能程度的唯一資訊來源,有很多期望是來自於替代的經驗。替N性的經驗源自於社會學習理論中「觀察學習」、「楷模」的概念。透過觀察和自己相似的別人成功的經驗,會說服自己別人能成功,自己應該也會成功,因而提高自我效能知覺。相對的,觀察別人在極端努力之下的失敗,也會降低本身的自我能力判斷,個體能透過觀察他人與環境交互作用結果的同時,使個體產生自我效能(郭順利,1998)。

3.語言的說服(verbal persuasion)
  個體可以透過建議、勸告及自我說服等方式,使個人相信自己可以成功地應付過去無法完成的事,以提昇個人自我效能,這是用來改變自我效能最廣泛且最容易的一種方法,但以此種方式激發所產生的自我效能,因為沒有個體親身經驗,往往是短暫而微弱的,一旦面對困難的威脅或長期的失敗時,即迅速消失。

4.情緒的激發(emotional arousal)
  個體會依賴自己的生理狀態來判斷自己的能力,個體會因激動的情緒而降低其表現水準,進而影響自我效能的預期。當個人未被不愉快的情緒所激發時,會比震驚、緊張與極度激動時,較容易產生成功的預期。而在情緒穩定、愉快時較易產生成功的預期。

  以自我效能的觀點,來檢視苗栗學子進入明星高中後學習不適應的行為,筆者以為這和學生所就讀學校的升學輔導機制有密切的相關,在過度強調明星學校的壓力下,許多學校為維持學校的光環,在輔導學生的過程中,剝奪了許多孩子自我學習的機會,教師有系統的將所有的課程結構化、條理化,孩子可以在非常輕鬆的情況下,有效率的學習到學科上的知識,面對考試時,能夠獲取非常高的成績,但這對於孩子真的是好的嗎?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也是許多家長所面對的共同迷思。

  每個孩子在學習的階段中,都有其應學習到的目標,而這目標絕不僅侷限在學科方面的知識,應該在擴充到其他許多的層面,而自我效能的建立,即為重要的階段目標,但在過度的升學輔導下,這個目標是被犧牲的,而這也可以解釋,為何許多苗栗的孩子,在離開苗栗後,會面對如此的挫折,這個問題必須在許多層面上一起來解決,有賴於縣內的教師、家長及所有的教育行政團隊共同來努力,孩子有權利慢慢長大,成長的過程中,包括了挑戰失敗的權利,而這失敗後再站起來的力量,正是提高自我效能最大的原動力,我們不是在培育一個會考試的孩子,而是一個能夠適應未來學習的孩子,過度的升學輔導,是一種揠苗助長的方式,在短時間可以幫助孩子考到明星學校,但如果將眼界提高,這是剝奪了孩子建立自我效能的機會,而這也注定了孩子在進入高中後失敗的命運。

  每個學生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而其自我效能亦然,身為教師必須要針對自我效能不同的學生,利用不一樣的策略,設計適性化的教學,特別是低學業成就的學生,如果能透過適當調整,提升其自我效能,教師的定義將不再是傳授知識,而是引導學生學習知識的方法;教師不要吝於給學生表現的機會,即便只是一個很微不足道的成功,也要給學生正面的鼓勵,多給學生介紹社會正面成功的例子,給學生「見賢思齊」的榜樣,對學生而言,自我效能的提升不只是在學業成就的提升,對於學生的未來乃至於整個人生,都是正面的改變。


參考文獻
陳玉玲(1995):目標設定、目標投入與自我效能對國小學生數學表現的影響。國立高雄師範大學教育學系碩士論文。
孫志麟(1991):國民小學教師自我效能及相關因素之研究。國立政治大學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梁茂森(1998):國中生學習自我效能量表之編製。教育學刊,14,155-192。
郭順利(1998):班度拉的社會學習論及其在國中生活教育上的應用。教育研究,6, 375-386。
張春興(1991):張氏心理學辭典。台北市:東華書局。
Bandura, A. (1977). Self-efficacy: Toward a unifying theory of behavioral change. Psychological Review, 84, 191-215.
Bandura, A. (1982). Self-efficacy mechanism in human agency .Psychologist,37, 122-147.
Bandura, A. (1991). Social cognitive theory of self-regulation. Qrganizational Behavior and Human Decision Processes, 50, 248-287.
Godding,P.R.&Glasgow, R. E.(1985). Self-efficacy and outcome expectance as predictors of controlled smoking status .Cognitive Therapy and Research.
Roth, W. G. (1985). Treatment implications derived from self- efficacy research with children. Doctor of Psychology Research Paper, Biola University, California.